硅谷华裔CEO吴夏青:要想超越美国,必须改变“以生存竞争为导向”的教育观

热点专题 浏览(911)

中国硅谷CEO吴:要想超越美国,就必须改变“以生存和竞争为导向”的教育理念

万事通海外留学

作者:万事通海外留学观察员沙莎:中年女性,曾在三个国家和四个城市生活,曾在投资银行和英国媒体工作。

留学知道所有关于对话嘉宾的事情:

吴,深度地图的创始人,一家在硅谷从事人工智能行业多年的高精度地图研发公司。

他曾被媒体称为“苹果和谷歌竞争的人才”。他曾担任谷歌地球的核心工程师,后来加入苹果,后来在百度美国研究院担任无人驾驶汽车的首席建筑师。

16岁时走进天津大学计算机系,然后在阿拉巴马州伯明翰大学攻读硕士学位。有了儿子和女儿。

早在朋友圈里,我就听说过吴的名字和故事,一直希望从教育的角度采访他。

如果我们说我们对教育有一些“成见”,那么夏青的生活就颠覆了这些观念:

一个儿童班(类似于天才班)的学生在16岁时走进大学,但他并没有因为提前学习和“鼓励年轻人成长”而失去美好的生活。

美国的硕士和博士学位,没有去中国人熟悉的顶尖学校斯坦福,而是被谷歌和苹果招募。

美籍华人科技人才被公认为善于学习和努力工作,但缺乏领导力和创新能力。夏青不仅有强大的项目领导能力,而且有勇气创办高清智能地图创新企业。他的公司DeepMap去年的估值接近5亿美元。

在地图车前,吴和深度地图首席技术官、前谷歌地图项目总监马克惠勒

都是受过系统高级教育和培训的学生。他如何看待中美教育的利弊?在硅谷人工智能创新的前沿,他认为儿童需要从小培养什么能力?他学习和挑战的内在动力来自哪里?

01中美教育差异:不是技能,而是思考

自从世界经济合作组织在全球70多个国家开展PISA教育评估以来,以上海学生为代表的中国儿童是世界上第一批数学学习者,“中国数学教育”迅速成为热门话题。

有人说我们的数学教育太好了。如果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做得好,我们应该这样学习。

有些?嘶够嵛?:这个测试是客观的吗?为什么“数学差”的美国人培养了大量的诺贝尔奖获得者,并引领了世界科学技术的发展?

为什么中国人擅长数学,却很少偏离“代码农民”和“矿工”的职业路线(指投资银行的定量建模)?如何培养创新人才?

我们把这个问题留给了夏青,他谈到了东西方教育的优势-

夏青说数学教育有两条路线:

一条是基础教育。这是给大多数孩子的。它强调基本的计算和数学能力。中国基础数学教育的教学能力是毋庸置疑的。由于我们基础教育的坚实基础,我们培养了一大批高素质的工程师,促进了科学和国力的发展,使中国成为世界上的一个技术工厂。

在硅谷,中国家庭仍然非常重视孩子的基础数学教育。和我们一样,也有俄罗斯和印度家庭等等。

第二个是高级和竞争性教育。这项比赛不适合所有的孩子。它是为那些对这门学科非常感兴趣并且有天赋的孩子设立的。然而,中美教育最本质的区别之一并不在于基础教育的实施方式和孩子竞争的比例,而是在于观念的不同。

美国非常重视个人的自由发展,不太重视竞争和比较,并努力培养优势而不是努力弥补劣势。

儿童成绩不会公开发表。你只能看到自己得了一个A并受到鼓励,但你不知道你班上有多少人得了A;与此同时,学校将会

因为他们有很多自由探索的机会,美国好大学的学生通常都很成熟。他们不是精英校园里的年轻学生,而是了解自己和社会、有计划、有实践经验的成年人。

中国父母经常希望他们的孩子在各方面都全面和优秀。然而,每个人一天只有24小时。当能量分布非常分散,所有方向都充满时,孩子们可能无法集中精力去润色他们最喜欢和最擅长的科目,也失去了深入有利领域的机会。

美国培养了许多“奇怪的人才”,包括那些进入麻省理工学院和斯坦福大学的人。他们不是什么都擅长的完美学生,但他们的才能往往是科研机构和企业最难获得的,这也是社会急需的,因此也可能是最“昂贵”的。

许多中国学生都是了不起的“多面手”,什么都能做。当编程流行时,每个人都转向写代码。人工智能火,可以做人工智能;有些人甚至可以转向医生或律师。

回顾过去,夏青说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们的教育是一种面向生存和竞争的培养,侧重于基础学科教学。这个孩子很有竞争力,希望通过考试,获得进一步学习的资源和机会。

另一方面,美国是个性导向和发展导向的,更强调受教育个体的独特性。每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个人都有无与伦比的贡献,所以每个人都会倾向于团队合作,取长补短,充分发挥自己的特长,共同创造独特的价值。

竞争本身并没有错,但是如果一个强有力的基础教育能够与儿童特殊技能的肯定和发展以及团队精神和能力相结合,那么面对未来将是非常有效和战略性的。

随着中国经济水平的进一步提高,下一代儿童的教育应该突破生存取向,更加注重个人的成长和发展、团队合作和创新。这一点,他在中国一些领先企业的员工培训中已经看到,甚至比美国的一些企业还要好。

谈到儿童班(将六年制高中课程集中到四年以提高科学竞争能力),夏青说他是高等教育的受益者。

他从小就喜欢数学,喜欢做问题,所以他有机会在儿童班得到进一步发展,如鱼得水。学校为他们班分配了优秀教师。教师不仅教授科学知识和有效的学习方法,而且培养学生的个性,激励他们成为人。他的兴趣和专长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当他进入大学时,他非常清楚自己想学计算机,并得到了去天津大学计算机系的机会。

在他看来,如果一些孩子在特定的年龄学习特定的科目很慢,他们应该有机会放慢他们的进度。多样化教育是为了更好地因材施教,尊重儿童的不同个性和能力。

因此,没有必要妖魔化“青年阶级”或神化“天才阶级”。如果有些孩子因为“人才培养”而有问题,我们应该考虑的是教育的方式,例如,孩子是否缺乏兴趣和能力,而是被父母强迫提前学习和在比赛中温习问题。

尊重孩子不同的天赋和能力,给孩子他们应得的资源。这是家长和学校值得做的事情。在

02人工智能时代,孩子们需要什么样的教育?

作为一名面向未来的人工智能实践者,夏青认为儿童需要什么技能来应对未来世界?

这是我们最关心的。

出乎意料的是,夏青没有给我们一份“未来技能”的清单。相反,他说,对孩子来说最重要的是个性,其他的可以在将来学习。没有这个基础,你以后学得越多,你就会有越多的问题。

谈到向进入斯坦福大学的中国学生行贿650万美元,夏青说家长不应该本末倒置。最好诚实简单,把教育的本质放在首位。

当然,进入一所着名的学校是好的,但是一个人不能放弃其他更重要的东西,比如诚实。美国是一个非常注重诚实的社会。虽然也有非法移民,但社会的整体法治意味着,如果你失去了诚信,你不仅会发现很难找到工作,而且也不能处理银行卡。诚信教育对任何社会都极其重要。夏青的“个性”也受到美国学校的高度重视。回馈社会不仅是一种道德品质,也是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这是许多美国高级人才为生活奋斗的动力。

他们相信追求真理,用他们的智慧和知识服务社会,造福人类的发展是无与伦比的成就和满足。如果一个人的目标只是获得第一名并去一所着名的学校,那么在获得这些之后,他的生活将会非常混乱。

司徒雷登早年为燕京大学(现为北京大学)树立的校训“以真理换取自由”至今仍被美国许多行业领袖所信奉。

那么,精英学校在找工作方面有优势吗?夏青说,对于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名牌大学肯定有影响。美国是一个注重实际效率的国家。它雇佣从名牌大学毕业的学生,犯错误的可能性较低。

但同时,许多企业也非常重视成本。雇用同样的应届毕业生,圣何塞州立大学(圣何塞州立大学)的毕业生将比斯坦福大学的毕业生有更低的工资要求,并且可能对公司的行业地位和福利待遇有更低的要求。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企业看不到知名大学的学生,他们肯定会雇佣他们。像圣何塞州立大学这样的学校在海湾地区有很高的就业率,因为他们有实用技能。

当学生有工作经验并寻求发展他们的第二和第三份工作时,雇主主要衡量他们的实际项目经验和面试表现,而不是过多关注研究生院和大学,这只是众多考虑因素之一。

夏青很幸运地获得了阿拉巴马大学的全额奖学金,而且计算机实验室的导师非常优秀。夏青也是一个务实的人。他的家庭没有巨大的财富。这是一个靠奖学金出国留学的好机会。他非常诚实地说:你有什么资源,在不牺牲你的个性的前提下,你可以很好地利用它。生活是一场长跑。目标和心态同样重要。夏青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大学做研究助理。在那里稳定工作了几年后,他去了几家不同的软件公司进一步提高自己的专业能力。后来,我妻子从博士学位毕业,为了和家人团聚,她换了工作,加入了谷歌,致力于谷歌地图和谷歌地球的建设。六年后,他受雇于苹果公司,以高薪领导团队,并白手起家创建了苹果公司的3D地图项目。

在他的学习和工作中有很多捷径和曲折。但这一步一步的磨练,让他不仅收获了专业能力,也获得了充实和踏实的快乐。

03终身学习的内在动力来自哪里?

夏青对利益和目标的追求,这种内在动机从何而来?

夏青说他的内在动机可能与童年环境有关。

夏青的母亲是一个科研单位的图书管理员。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经常泡在他母亲工作的图书馆里,沉浸在一排排的科幻小说、期刊和画报中,并对科学产生了好奇。然而,尽管他的父母对他有要求和规定,但他们不会照顾好一切,这保护了他的好奇心,给了他探索的自由。

夏青的母亲是一个非常守纪律的人,非常严格、高效、认真和守时。十多年来,夏青每天都被妈妈准时叫醒。食物是她妈妈一大早准备的。夏青看到了他的母亲如何有意识地、自主地安排自己的生活。她也非常尊重时间,不愿意浪费一分钟。

在他眼里,他的母亲仍然是一个能很好解决问题的人。她很少在困难面前表现出恐惧,总是能够面对困难并找到解决办法。他母亲给了他儿子一个艰苦工作的榜样

回顾母亲的言行,夏青觉得在我们这一代成为父母后,挑战是巨大的。因为工作繁忙,很难有时间和孩子们相处。当我们小的时候,我们可以经常围着我们的父母,我们的母亲烧水,我们的孩子站在旁边看她如何计算时间和安排顺序。我们可以从每件小事中学到很多。然而,现在的家庭几乎没有这样的条件。父母很忙,可能一周都见不到他们的孩子。

因此,父母需要在有效的陪伴时间上投入更多。尽管在研究和开发人工智能,夏青严格管理儿童使用电子产品的时间,不允许12岁和8岁的两个孩子滥用数字产品。夏青将鼓励他们做更多的运动,探索他们自己的兴趣。在他看来,良好的身体素质对未来的长期发展大有帮助。

夏青也特别强调他的高中母校的影响。虽然他的母校呼和浩特市第二中学位于西北,但在学术上却是全国百强之一,是由傅先生创办的。

尽管在高考制度下,学校仍然坚持教授许多高质量的课程,包括篮球、排球、滑冰、服装设计、编程等。

夏青回忆说,二中的学生是全市第一,他的初级班是一个30位数的科学恶霸,被全省的PK选中。学校的学习氛围让那个年龄的孩子觉得他们应该探索真理和新知识。

第二中学不仅在学术上,而且在教师的人格上,对他都是最大的受益者。夏青印象中的教师是一群严谨认真的高尚知识分子,这影响了他一生的工作作风。

环境和人类这是他在采访中反复提到的影响成长的两个词。

(我对出国留学了如指掌:夏青的母校,除了每年在高考中培养尖子生外,去年还成了媒体报道国际研究的黑马。)

可以客观地说,在国内外不同环境中接受教育的孩子会得到不同的想法和灵感。

但夏青的经历也向我们展示了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一所真正好的学校绝不会只影响一个孩子的考试,而是会给他带来学术研究之外的长期生活启迪。这种启迪是支撑一个人长期发展的力量。然而,与选择一所好学校相比,更根本的问题是孩子自身的个性、内在动力和不可磨灭的好奇心。不管是家庭还是学校,它们都值得保护和努力。

无论在国内还是国外,当一个家庭或学校认识到教育的本质时,它将帮助一个生活找到它的方向、价值和幸福。这也是一种真正“昂贵”的教育。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