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重返政企市场 周鸿祎齐向东隔空互呛

热点专题 浏览(1086)

我想在时代周刊前3天分享

时报周报记者:吴仪

“这可能是我第二次精心准备PPT。我第一次上路参加路演。” 8月19日,第7届互联网安全大会(ISC 2019)(以下简称“ISC大会”)在北京雁栖湖举行。国际会议展览中心举行。 360集团(.SH)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周鸿出现在他标志性的红色礼服中,并嘲笑自己的PPT。

周鸿在第七届互联网安全大会上的发言

其公开演讲的主题是“360回归企业安全业务”。

两天后,即8月21日,由齐安新集团主办的北京网络安全大会立即举行,被外界视为两家公司之间的空对空对抗。齐安信董事长齐祥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拥有7000名员工,是中国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

齐安新曾经是360的子公司,齐向东曾经是周鸿的创业“老伙伴”。

齐向东在2019年北京网络安全会议上的发言

今年4月,360转让了池安新22.6%的股权,两者之间不再存在任何股权关系。齐安新于360离开,带走了360个政府和企业安全业务团队。然而,360还收回了授权给Chi Anxin的“360”品牌。

自2016年以来,360一路跌跌撞撞,经历了从美国撤退回归A股,股市价格下跌,齐安新和齐向东剥离,以及重新调整互联网业务。

谈到他为什么回到企业安全业务和同行竞争的话题,周鸿在国际学习中心会议上公开表示:“很多人认为我们放弃企业安全,不,我们回归企业安全。其他人认为360有回到企业。安全,与所有同行竞争成为行业的公敌,他们错了。“周鸿强调,360将来不会销售产品,只是安全服务的搬运工。

他说360是针对一个新的市场,在国家和国家的网络战背景下为党,政府和军队企业提供安全服务。并明确表示它不会是免费的。

“因为我不想成为这个行业的公敌。所以很多toB公司都非常努力,我不需要免费做,我也需要赚钱。如果你不做钱,我们会尝试赚取其他资金,比如大数据和信息化。“ 8月19日,周鸿接受“时代周刊”记者采访时说。

“武装战争”周鸿

近年来,周鸿不断向外界输出“网络战”的概念。

“与传统战争相比,网络战无法区分战时和正常时期。攻击目标不分为军事和平民。对手是国家级网络军。这是一场极端不平衡的战争“。在ISC会议上,周鸿吐出并展示了一系列数据:在过去五年中,360独立发现40个海外APT组织攻击中国网络,涉及数千个重要部门,发现1500多个安全漏洞。

他声称,通过不断购买更多安全软件来建立Maccino防线的传统方法已经失败。网络战中最关键的事情就是看。凭借庞大的数据和知识库,网络战的本质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对抗。决定性因素是网络攻防人员。

“购买一堆产品并梦想能够应对网络战争是不现实的。”根据周鸿的逻辑,目前网络安全行业的产品同质化竞争非常激烈。 360将来不会销售产品,但会做安全服务。将网络大脑的整个大数据分析技术导出到企业和政府机构。 8月19日,周鸿在接受“时代周刊”等媒体采访时强调。

时代周报记者从ISC会议现场了解到,360政府和企业服务主要包括360网络攻防演练平台,网络威胁情报数据系统和AISA全流量入侵感知系统。

19日,在会议展位上,一位360网络攻防研发技术人员告诉时代周刊记者,该网络攻防演练平台自2016年开始研发。主要客户包括普通互联网公司,包括监管机构和政府。公安局等机构和银行等中央企业,客户群逐步由二三线城市子公司一线城市的大企业组成,实现渠道更加多样化包括系统平台租赁费和技术人员服务费等。已与数百家公司和单位建立了合作关系。

这也意味着360正在寻找新的方式来创造收入。在2019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显示360的收入为27亿美元,同比仅增长1.79%,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下降50.71%。早在2018年的财务报告中,360就表示,“政府和企业安全领域将成为360的重要战略方向和新的业务增长点。”

至于为什么要去B路? 360网络攻防研发技术人员告诉“时代周刊”,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很多企业的个人网络安全服务已经处于瓶颈时期,不会再爆发性增长。 360需要寻找新的突破。

“从技术角度来看,经过一定程度的个人网络安全技术后,企业会发现网络安全业务仍然无法绕过B端。我们需要用更高层次的思维和技术来扩展网络安全业务。 “上述人士说。

另一炉360

与Chi Anxin分离后,360在政府 - 企业安全业务中最直接的竞争对手是Chi Anxin。这家前360子公司现在独立独立,正如齐向东董事长所说,已经成为一个拥有7000名员工的网络。安全巨头。

360集团2018年财务报告显示,360的母公司和主要子公司总数仅为5,419。

关于两者之间的关系,周鸿在8月19日的媒体集团采访中强调,360的竞争对手不是朋友,同行,而是其他国家的网络战士。

齐向东还在8月21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觉得360不是竞争对手,但公司将面临竞争。”

根据上述360技术专家的说法,政府和企业安全业务的主要销售渠道是齐安信,主要包括大多数销售团队,但核心数据,技术和技术人员仍然在360它告诉时代周刊记者,齐安新的独立性已经消失,对360的影响并不大。目前,360已经培训了100多个销售团队。

该人士告诉时代周刊,政府机构和公司更关注品牌的影响力并不会轻易改变合作的对象,因此360品牌仍然具有很大的优势。

在采访中,周鸿还向包括时代周刊在内的媒体表示,toB的用户相对保守,360希望通过自己的品牌凝聚和孵化一批创新型小公司。

然而,8月21日,齐向东向媒体公开表示,360品牌的恢复对智安新没有影响,政府用户对团队能力感兴趣。 “政府和企业客户的需求非常专业,市场范围很广。每个公司占据10%的市场是非常好的。从技术水平和客户数量来看,可以说齐安是中国政府和企业中最大的安防领域。网络安全公司。“当这个词出来时,有一股火药味。

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有数千家公司在运营网络安全服务。 “在过去,安全行业主要在政府和企业市场安装软件和销售盒子,而且更加舒适,但360已经引起轰动,行业可能已经发生变化。”8月19日,在ISC会议上,一家投资机构告诉时代。每周记者。

该投资机构认为,前安全公司重视营销团队,主要是看收入,但没注意水和金钱,实际盈利能力值得商榷。在他看来,行业残酷增长的阶段即将过去。

“360不能谈生态”

在政府和企业安全市场,360是一个“后来者”。一直坦率而直率的周鸿有太多的标签,包括“颠覆分子”。在国际学习中心会议上,周鸿受到媒体和安全行业360的质疑。

“我希望促进整个行业的发展。你说我必须做生态。我不能谈论它。事实上,今年360网络安全不是一时兴起。我一直在做十年多年来,我花了10年的大数据和七八年的漏洞。在采访中,周鸿没有掩饰他的“傲慢”。“一般公司没有这种能力,才能和积累,所以这个事情不是我自己的,我是谁。“

不过,他也承认,中国的网络安全业务依赖360强,难以支持。他希望建立一个分布式安全大脑并分享威胁情报和知识库。目前,政府和企业市场仍存在许多需要克服的困难,包括政府部门之间保密和控制数据的需要。

上述360技术人员还向“时代周刊”记者透露,国内政府和企业安全市场还不成熟,企业只是处于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和展示的阶段,还需要建设和为外部显示器挖掘更多服务场景。让外界了解。

“整个网络安全行业还没有增长,它可能会增加游戏的收入和利润规模。行业正在慢慢做,而且需要一些时间。”周鸿预计,未来中国网络安全市场将会有一些大公司。而更多的小公司,兼并和收购将更多,这是一个健康的生态。

行业寡头的趋势更明显吗?周鸿回应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分布式网络安全大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大数据,只能看到一部分,国家级网络事件的出现可以把各自的数据放在一起,没有寡头垄断的问题。 Oligarchic竞争是采取所有的链接,360不与每个人的产品竞争,每个产品在产业链中做不同的链接。

事实上,无论是销售产品还是销售服务,网络安全公司的渠道战已经开始。 7月22日,国泰君安发布研究报告称,网络安全总公司开始建立渠道系统,争夺渠道资源,并渗透到中小客户手中。这是行业发展的趋势。

收集报告投诉

时报周报记者:吴仪

“这可能是我第二次精心准备PPT。我第一次上路参加路演。” 8月19日,第7届互联网安全大会(ISC 2019)(以下简称“ISC大会”)在北京雁栖湖举行。国际会议展览中心举行。 360集团(.SH)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周鸿出现在他标志性的红色礼服中,并嘲笑自己的PPT。

周鸿在第七届互联网安全大会上的发言

其公开演讲的主题是“360回归企业安全业务”。

两天后,即8月21日,由齐安新集团主办的北京网络安全大会立即举行,被外界视为两家公司之间的空对空对抗。齐安信董事长齐祥新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们拥有7000名员工,是中国最大的网络安全公司。”

齐安新曾经是360的子公司,齐向东曾经是周鸿的创业“老伙伴”。

齐向东在2019年北京网络安全会议上的发言

今年4月,360转让了池安新22.6%的股权,两者之间不再存在任何股权关系。齐安新于360离开,带走了360个政府和企业安全业务团队。然而,360还收回了授权给Chi Anxin的“360”品牌。

自2016年以来,360一路跌跌撞撞,经历了从美国撤退回归A股,股市价格下跌,齐安新和齐向东剥离,以及重新调整互联网业务。

谈到他为什么回到企业安全业务和同行竞争的话题,周鸿在国际学习中心会议上公开表示:“很多人认为我们放弃企业安全,不,我们回归企业安全。其他人认为360有回到企业。安全,与所有同行竞争成为行业的公敌,他们错了。“周鸿强调,360将来不会销售产品,只是安全服务的搬运工。

他说360是针对一个新的市场,在国家和国家的网络战背景下为党,政府和军队企业提供安全服务。并明确表示它不会是免费的。

“因为我不想成为这个行业的公敌。所以很多toB公司都非常努力,我不需要免费做,我也需要赚钱。如果你不做钱,我们会尝试赚取其他资金,比如大数据和信息化。“ 8月19日,周鸿接受“时代周刊”记者采访时说。

“武装战争”周鸿

近年来,周鸿不断向外界输出“网络战”的概念。

“与传统战争相比,网络战无法区分战时和正常时期。攻击目标不分为军事和平民。对手是国家级网络军。这是一场极端不平衡的战争“。在ISC会议上,周鸿吐出并展示了一系列数据:在过去五年中,360独立发现40个海外APT组织攻击中国网络,涉及数千个重要部门,发现1500多个安全漏洞。

他声称,通过不断购买更多安全软件来建立Maccino防线的传统方法已经失败。网络战中最关键的事情就是看。凭借庞大的数据和知识库,网络战的本质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对抗。决定性因素是网络攻防人员。

“购买一堆产品并梦想能够应对网络战争是不现实的。”根据周鸿的逻辑,目前网络安全行业的产品同质化竞争非常激烈。 360将来不会销售产品,但会做安全服务。将网络大脑的整个大数据分析技术导出到企业和政府机构。 8月19日,周鸿在接受“时代周刊”等媒体采访时强调。

时代周报记者从ISC会议现场了解到,360政府和企业服务主要包括360网络攻防演练平台,网络威胁情报数据系统和AISA全流量入侵感知系统。

19日,在会议展位上,一位360网络攻防研发技术人员告诉时代周刊记者,该网络攻防演练平台自2016年开始研发。主要客户包括普通互联网公司,包括监管机构和政府。公安局等机构和银行等中央企业,客户群逐步由二三线城市子公司一线城市的大企业组成,实现渠道更加多样化包括系统平台租赁费和技术人员服务费等。已与数百家公司和单位建立了合作关系。

这也意味着360正在寻找新的方式来创造收入。在2019年第一季度,财务报告显示360的收入为27亿美元,同比仅增长1.79%,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下降50.71%。早在2018年的财务报告中,360就表示,“政府和企业安全领域将成为360的重要战略方向和新的业务增长点。”

至于为什么要去B路? 360网络攻防研发技术人员告诉“时代周刊”,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很多企业的个人网络安全服务已经处于瓶颈时期,不会再爆发性增长。 360需要寻找新的突破。

“从技术角度来看,经过一定程度的个人网络安全技术后,企业会发现网络安全业务仍然无法绕过B端。我们需要用更高层次的思维和技术来扩展网络安全业务。 “上述人士说。

另一炉360

与Chi Anxin分离后,360在政府 - 企业安全业务中最直接的竞争对手是Chi Anxin。这家前360子公司现在独立独立,正如齐向东董事长所说,已经成为一个拥有7000名员工的网络。安全巨头。

360集团2018年财务报告显示,360的母公司和主要子公司总数仅为5,419。

关于两者之间的关系,周鸿在8月19日的媒体集团采访中强调,360的竞争对手不是朋友,同行,而是其他国家的网络战士。

齐向东还在8月21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觉得360不是竞争对手,但公司将面临竞争。”

根据上述360技术专家的说法,政府和企业安全业务的主要销售渠道是齐安信,主要包括大多数销售团队,但核心数据,技术和技术人员仍然在360它告诉时代周刊记者,齐安新的独立性已经消失,对360的影响并不大。目前,360已经培训了100多个销售团队。

该人士告诉时代周刊,政府机构和公司更关注品牌的影响力并不会轻易改变合作的对象,因此360品牌仍然具有很大的优势。

在采访中,周鸿还向包括时代周刊在内的媒体表示,toB的用户相对保守,360希望通过自己的品牌凝聚和孵化一批创新型小公司。

然而,8月21日,齐向东向媒体公开表示,360品牌的恢复对智安新没有影响,政府用户对团队能力感兴趣。 “政府和企业客户的需求非常专业,市场范围很广。每个公司占据10%的市场是非常好的。从技术水平和客户数量来看,可以说齐安是中国政府和企业中最大的安防领域。网络安全公司。“当这个词出来时,有一股火药味。

据公开资料显示,目前有数千家公司在运营网络安全服务。 “在过去,安全行业主要在政府和企业市场安装软件和销售盒子,而且更加舒适,但360已经引起轰动,行业可能已经发生变化。”8月19日,在ISC会议上,一家投资机构告诉时代。每周记者。

该投资机构认为,前安全公司重视营销团队,主要是看收入,但没注意水和金钱,实际盈利能力值得商榷。在他看来,行业残酷增长的阶段即将过去。

“360不能谈生态”

在政府和企业安全市场,360是一个“后来者”。一直坦率而直率的周鸿有太多的标签,包括“颠覆分子”。在国际学习中心会议上,周鸿受到媒体和安全行业360的质疑。

“我希望促进整个行业的发展。你说我必须做生态。我不能谈论它。事实上,今年360网络安全不是一时兴起。我一直在做十年多年来,我花了10年的大数据和七八年的漏洞。在采访中,周鸿没有掩饰他的“傲慢”。“一般公司没有这种能力,才能和积累,所以这个事情不是我自己的,我是谁。“

不过,他也承认,中国的网络安全业务依赖360强,难以支持。他希望建立一个分布式安全大脑并分享威胁情报和知识库。目前,政府和企业市场仍存在许多需要克服的困难,包括政府部门之间保密和控制数据的需要。

上述360技术人员还向“时代周刊”记者透露,国内政府和企业安全市场还不成熟,企业只是处于发现问题,分析问题和展示的阶段,还需要建设和为外部显示器挖掘更多服务场景。让外界了解。

“整个网络安全行业还没有增长,它可能会增加游戏的收入和利润规模。行业正在慢慢做,而且需要一些时间。”周鸿预计,未来中国网络安全市场将会有一些大公司。而更多的小公司,兼并和收购将更多,这是一个健康的生态。

行业寡头的趋势更明显吗?周鸿回应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分布式网络安全大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大数据,只能看到一部分,国家级网络事件的出现可以把各自的数据放在一起,没有寡头垄断的问题。 Oligarchic竞争是采取所有的链接,360不与每个人的产品竞争,每个产品在产业链中做不同的链接。

事实上,无论是销售产品还是销售服务,网络安全公司的渠道战已经开始。 7月22日,国泰君安发布研究报告称,网络安全总公司开始建立渠道系统,争夺渠道资源,并渗透到中小客户手中。这是行业发展的趋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