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学校83%的知识没有用 未来传统学校会消失

国内新闻 浏览(1288)

原标题:83%的学校知识是无用的,专家说学校将来会消失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弥补不足就是让所有人都一样

培养长处就是让所有人都不同

朱永新

朱永新:一个好的教育是“培养长处”而不是“弥补短处”

文/张颖

发布于2019.10.23,921,010 . 3010

The most

在不久的将来,传统意义上的学校将会消失,成为学习中心。没有统一的教材,没有固定的年级和班级,没有固定的上课教室,也没有上课和离校的时间限制。只要学分足够,你就可以毕业并获得国家颁发的文凭。学校已经成为教育服务机构和数据中心。该课程已被政府教育部门邀请,并在全社会的竞争中胜出。教师已经成为学生学习方法的指导者和学习过程的同伴,专业的规划者或生活的指导者。

以上教育变化是朱永新新书《中国新闻周刊》中描述的场景。他说:“这本书是关于未来教育的。这是我一生的教育研究经历。这是我为中国教育写的改革计划。”

朱永新,民进党中央副主席,全国政协副秘书长,中国教育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顾问。

1999年,苏州市副市长朱永新发起了“新教育实验”。在过去的20年里,5000多所小学接受了新的教育,150多个地方教育局与他合作。他的思想和实践深刻影响着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的方向。“新教育希望让每个受过教育的人获得成功的智慧、完整的智慧、高尚的美德和丰富的情感。”他说。

未来教育是终身教育

中国新闻周刊:你为什么写这本书《未来学校:重新定义教育》?

朱永新:因为20年来我一直在做新的教育,我走得越深,我越发现如果我按照现有的教育体系和框架去做,很难真正推进教育的进程,也不可能实现我的理想和目标。

此时,你的目标不会改变,但你应该根据实际情况调整方向。就像我们做生意一样,如果你还在考虑如何建立商店,你就走错了方向,因为现在有了互联网和淘宝,整个商业模式已经改变了。重走老路是错误的。

中国现在的许多问题都与教育系统有关,比如学校选择、考试、数学、补习班和学习区的住房。这些问题没有改变,再改变考试科目也没有用。在目前的教育体制下,改革非常困难。

不久前,一家教育公司的总裁告诉我,他们已经开发了一套工具来提高课堂教学的效率,也就是说,观察每个学生在课堂上的注意力,观察学生是否举手几次并专注地看,获得一个数据系统,并尝试使用这套设备来提高学生的学习。我说你要去相反的方向!在未来,没有必要像现在这样集中学习。在未来,可能不再有传统的课程。未来的学习必须是一种新型的学习方法,它能激发你自主学习的潜力。它怎么会变成一种完全由摄像机监控的学习呢?

中国新闻周刊:这本书提到了“信贷银行”。你是怎么想出这个主意的?

朱永新:事实上,现在美国已经有这样的公司了。他们是新的考试公司。因此,我专门研究了信贷银行系统。

我提议建立一个终身教育的信用银行,把一个人从生到死的原始学习记录放在上面。例如,当你学习钢琴时,你可以把练习的过程放在上面,这是非常真实的,很难手动控制和修改它。信贷银行与我们的银行系统非常相似。他们有储蓄所,这是我们最初的学习场所,记录我们的学习结果。当地银行保存着该地区学习者的学习记录。还有

根据现实生活的情况,我们必须做出这样的改变:每个人都应该在任何时候学习,组织应该在任何时候保存记录。这样,每个人都有更大的可能性。

未来教育是终身教育,不是一次性完成的。

中国新闻周刊:在你未来的教育计划中,课程和教室都被取消了,老师的角色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可能吗?

朱永新:“一刀切”不符合教育规律。每个孩子都有不同的身体和精神状况。因此,每个孩子应该有不同的学习时间和不同的学习节奏。现在信息时代已经到来,迟早会发生更好地满足人们需求的教育改革。

每个孩子都有他最好的一面。目前,我们教育体系中最大的问题是“补缺”。什么是良好的教育?这是为了培养优势,而不是抵消劣势。良好的教育是扩大你擅长的领域,并帮助每个人成为最好的自己。这就是教育的真正含义。弥补一个人的弱点就是让所有的人都变成同一个人,培养长处就是让所有的人都变成不同的人。

基于生命教育的真善美课程

中国新闻周刊:“新教育”使用什么样的教材?

朱永新:近年来,新的教育实验将课程开发作为重中之重,并做出了巨大努力。

一方面,我们开发了一些关于如何改进现有教育系统的课程。例如,在《未来学校:重新定义教育》系列教材中,我们已经编写了一套从幼儿园到高中的26本书。目标是打开知识与生活之间的通道,使教师和学生在阅读诗歌时不再欣赏单词和句子,而是通过特殊的链接,激发教师和学生将自己的经历与思考和行动结合起来。

另一方面,新的教育实验积极面向未来,提出了更具前瞻性的课程体系,即基于生命教育的真善美精品课程。

我们在学校学到的许多知识在我们的生活中是无用的,不能在我们的生活中使用。然而,许多非常有用的知识还没有学会。以生命教育为例,你认为还有什么比人类生命更重要?教育首先存在于生活中。

生命课首先解决生命的长度,帮助你知道如何吃饭、如何锻炼以及如何应对危险。然后解决你生活的宽度,帮助你学会如何交朋友,成为一个拥有良好人际关系的人。解决人生的高度:作为一个人,你必须有精神生活、价值观和追求。

所以我们开发了新的生命教育课程。这本教科书是小学一年级到三年级编写的,每学期一本。目前,一些地区和学校正在将信息技术作为校本课程使用。但是我认为生命教育在未来成为一门国家课程是必要的。

中国新闻周刊:新的教育课程和现有的课程有什么不同?

朱永新:在生命教育的基础上,新教育的课程分为三个方面:真(伟大的人文、伟大的科学)、善(伟大的道德教育)和美(伟大的艺术)。

伟大的人文学科包括语文、历史和地理等学科,因为事实上它们是普通的。你说《新教育晨诵》是什么,文学、历史还是地理?事实上有。这样一门人文学科对所有人开放。

根据科学的大概念,我们还将物理、化学、生物和数学整合到一门叫做大科学的新课程中。当前的科学教科书,物理、化学和生物学,都是100年前科学体系的产物,而新的科学体系是:宇宙学、生命科学和材料科学。根据这三个科学体系,我们抽取了14个主要概念来整理教材。这是一门每个人都要学的课程。没有艺术和科学之分。

然后,如果你想成为一名天体物理学家,我会帮你设计一门宇航选修课。如果你想成为一名化学家,我会帮你设计一门化学选修课,这门课是根据你的个人兴趣和爱好设计的。必修的基础课程不得超过50%的时间。在剩下的50%时间里,学生应该被允许探索、学习和做他们喜欢的事情。

伟大的道德教育是一门整合当前道德和法律教育的课程。它的目标是培养现代公民。主要的艺术课程不是当前的艺术

去年,我参观了北京大学附属中学,看到学校里建了几个艺术工作室,由各行各业的杰出艺术家经营。学生们可以选择他们喜欢的任何课程,所以他们所学的一切都是一流的,学生们成了专家。

这意味着我们回到了孔子时代和新时代,那时大师带着他的弟子。当然,这不是简单的回归,而是否定的否定,螺旋式上升。

在未来的教育系统中,可能会有很多老师不在学校工作,他们会成立课程公司为不同的学习中心提供课程。小学、初中、高中等阶段都可以引入课程竞赛,国家购买,谁有好的课程,谁就将课程引入学校。

把时间还给学生

中国新闻周刊:你已经做了20年的“新教育实验”。像你这样,这太难了。有什么困难?

朱永新:准确地说,新教育实验是一次民间教育探索,与我的工作身份无关。在推进新教育实验中,我还特别注意区分两者。

教育是关系到成千上万家庭的大事。在推动变革的过程中遇到阻力是正常的。困难主要集中在两个主要领域。

首先,学校有太多规定的课程和太多规定的行动,这极大地限制了实验和改革的空间。

以生命教育为例。我们已经开发它很多年了。课程体系已经完成,教材和其他材料已经印发。然而,在公立学校,课程基本上占用了所有学生的时间。你几乎不可能开设任何新课程。因此,如果我们的基础教育不做减法,我们就不能做加法,许多好的东西很难实现。

第二个原因是我们的校长和董事变化太大太快。

每个校长和主任都有自己的一套想法。任何教育都是缓慢的,尤其是对教育的探索需要更多的关心和耐心。三至五年后,当校长或主任更换时,一个新的思路和一套新的想法将会改变。因此,任何教育探索都是不可持续的。

中国新闻周刊:“新教育实验”有5000多所学校和150多个地方教育局。你如何说服他们?

朱永新:这完全是自愿的。“新教育实验”不仅是一个非政府组织,也是一个非政府的公益组织。它总是被自己的品质所吸引,并通过口头传播。

有趣的是,参与我们新教育系统的学校基本上都有该地区最好的考试成绩。因为新的教育是基于教育的规律,所以有很多阅读。我们的教育把阅读时间还给学生,学生的成长最快。

有一个非常着名的国际教育组织叫做世界教育创新峰会。他们对世界各地的教育工作者进行了调查,并给我发了一份问卷。一个问题是:“你认为这些课程在学校应该保留多少?”因此,每个人都认为应该只保留17%。换句话说,另外83%,也就是你在学校学到的大部分知识,都是无用的。

如果你仔细想想,我们所拥有的大部分知识都是我们在工作和生活中积累起来的,而不是在学校学到的。

相反,让我们改变教育,给学生足够的时间尽快自我构建他们的知识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