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苏地区启明学校:让特殊教育的孩子同享改革开放成果

国内新闻 浏览(1703)

走进阿克苏祁鸣学校,校园干净整洁,孩子们排队从操场返回教室。当他经过校长何宗云身边时,一个孩子喊道:“我们爱你,何先生。”其他孩子也哭了,操场上不断响起“我爱你”的声音。“他们能听到我的声音。”何宗云说道。这是一所特殊教育学校。一群盲童刚刚排队等候经过。

阿克苏祁鸣学校前身是1987年9月成立的“中山聋哑学校”。盲人教育于2014年9月开放,首批20名盲人学生入学。2015年10月,为弱智儿童开设了教育,首批16名弱智儿童入学,其中包括4名自闭症儿童。目前,阿克苏祁鸣学校在阿克苏和第一农业区的义务教育中对有视觉和听觉残疾的儿童和青少年实行零拒绝。共有206名患有智力残疾和多重残疾的儿童和青少年入学。

孩子们可以写“4”,让老师泪流满面。

2016年从新疆师范大学特殊教育专业毕业后,许钫钫老师来到阿克苏祁鸣学校,现在教弱智班二年级。弱智班的儿童主要包括患有唐氏综合症、脑瘫和自闭症的儿童。古里兹巴只会写数字1,当他“画”1时,他会把整张纸画满,而不会用田格本写。经过一个学期的努力,许钫钫用手教了古丽泽巴数字“4”。当古里泽巴“追踪”第一个“4”时,许钫钫激动得流下了眼泪。“那时,我有一种特殊的成就感,觉得付出是值得的。”许钫钫说。

和许钫钫一样,2015年毕业于新疆师范大学特殊教育专业的杨澜老师也被他的教学所感动。杨澜教弱智班一年级。今年,他10岁了,但他不能正常交流,自理能力弱。杨澜只能通过孩子的微表情来判断他是不是在拉裤子。杨澜将在每天正常课结束时教孩子们手语。一个学期后,有一天,当杨澜拿着练习本走进教室时,杨澜被帮助接过了练习本。“那一刻,我觉得我从事的是一个多么有意义的职业。教一个普通的孩子可能容易,但教一个受过特殊教育的孩子尤其困难。”

让杨澜印象更深的一件事是,这个9岁的新疆小孩一年后就能回应他的名字了。新疆是一个患有严重自闭症的孩子。他完全不能说或理解这种语言。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上课时会在教室里跑来跑去。这是杨澜第一次接触新疆。名叫新疆的杨澜没有回应。拍手和他互动,也没有回应。当时,杨澜觉得和新疆沟通是完全不可能的。但是看着父母每天都把孩子送到这里,杨澜不忍拒绝,所以?刻於冀凶判陆拿郑宰藕退涣鳌R桓鲅诤螅毖罾礁陆虻缁笆保陆沼诨赜α恕!八淙恍陆皇撬姹憧戳丝疵郑挥谢卮穑一故呛苄朔堋!毖罾剿档馈?

特殊教育的老师需要支付更多的钱

在打了一个学期的电话后,孩子们可以对自己的名字做出反应,这让我们的老师非常兴奋。这在普通学校是不可想象的。我们的特殊教育老师一直手拉手,一路陪伴着孩子们。他们对孩子们付出了很多爱。”何宗云说,教育的力量是巨大的,教师的努力是值得的。特殊教育学校的教师不要求对他们的努力进行奖励。

何宗俊说,很多人对特殊教育工作的理解还停留在“保姆”的层面。学校教授学科知识并开展康复教育。一些家长不合作,不理解。他认为学校“只是看着孩子们”。有时,当一个孩子错误地伤害了老师,父母会反过来问老师,"孩子是傻瓜吗,老师是傻瓜吗?"遇到这种情况,何宗俊总是很难过。然而,何宗云坚持让老师帮助孩子们重建他们的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

尽管老师们充满爱心,不求回报,何宗云仍然担心老师们的职业倦怠。“特殊教育的圈子很小,教师交流的圈子也很小,很少有同事开展教学和研究活动。这可能会影响教师的专业发展。因为特殊学校很少,所以在特殊学校工作的人不太可能互相交流,也不太可能去普通学校。如果你第一次开始工作的时候就能预见自己的退休,那么很容易就会感到工作倦怠。”何宗云说道。

目前,阿克苏祁鸣学校每年都通过人才引进、特殊岗位教师、免费师范生等多种渠道为特殊教育团队招募特殊教育教师。自2014年以来,已拨出专项资金,将特殊教育的校长和骨干教师派往南京、上海、苏州等地进行培训和继续教育,学习先进的办学理念和教学理念,拓宽教师视野,逐步缩小与内地和沿海发达地区的差距。通过校本培训、基本技能竞赛、论文评选、视频课堂竞赛、教学科研等活动,依托特殊教育专家培训工作室,自治区结合发展规划,加强地方特殊教育教师与新疆其他特殊学校的联系和交流,为特殊教育教师的专业成长和科学规范管理创造良好条件。

特殊教育学校不仅识字

在祁鸣学校四年级的盲童中,孩子们不仅可以一起唱歌,玩快板,还可以配音卡通《熊出没》。何宗云说,在过去的六一儿童节,孩子们展示了他们的才华和技能。有些班唱豫剧《谁说女子不如男》,有些班表演《小蝌蚪找妈妈》,还有一些班跳《我也有个中国梦》。这与学校课程改革密不可分。“社会认为识字对我们的特殊教育学校来说已经足够了,但我们希望为儿童打下坚实的基础,让他们融入社会,回归主流,贡献我们自己的力量,像普通人一样享受改革开放的成果。”何宗云说道。

学校开设了全方位的课程,包括语文和数学课程、绘画和手工艺等艺术和体育课程、音乐、节奏和体育课程、定向行走等康复课程、聋儿语言训练、感知训练,以及道德与社会、劳动技术、科学和职业技术等综合课程,为残疾学生的持续全面发展奠定了基础。

为了深化课程改革,对所有学生实行分层教学,发展学生的个性和特长,根据三类残疾学生的认知特点,学校开设轮滑、弱智部非洲鼓、盲人部合唱和快板、陶艺、石画、脸谱画、剪纸、武术、篮球、舞蹈、 书法和其他12个学生协会在聋人系,以弥补缺陷和发展不同类型的残疾,水平和爱好的学生的潜力,以使学生尽最大努力,得到自己的位置。 丰富学生生活,推进校园文化建设,提升学生综合素质,提高学生审美能力,开展个性化、创新性教育工作,促进学校教育发展,提高教育质量,让每个学生全面发展、个性发展,创造科学和谐的校园文化。

在校本课程方面,《糕点制作》 《安全万里行读本》 《手语故事》是根据学校的实际情况编写的。为了学生的进一步学习和就业,祁鸣学校为初中以上听力障碍学生提供糕点制作、手工艺、艺术设计、皮革雕刻制作和烹饪等课程。2016年毕业的三名学生受雇于西点军校,最初实现了自立,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为13岁以上有视觉障碍的学生提供盲人按摩课程。目前,三名盲人学生获得了盲人按摩初级证书。提供职业教育课程是为了提高学生进入和融入社会的适应性和水平。

自成立以来,共有25名聋生入读乌鲁木齐市聋校高中,15名被新疆职业中学录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