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题丨男子1380万存款消失只剩73元,两度起诉银行被驳回

国内新闻 浏览(1396)

事件发生后,阅读案例材料成为李彦宏的日常工作。这篇文章中的图片都是记者陈朱雷对澎湃新闻“1380万元的存款莫名其妙地“消失”的报道。当他听说刘谋犯了罪而逃离时,李程雪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他的1380万元银行卡还在分行副行长手里,他替他保管着。

2015年10月,李郑雪去银行查询账户余额时,发现账户只剩73.89元。他的腿很虚弱,晕倒在银行大厅里。

事故发生前,李郑雪已经把银行卡交给刘谋两年多了。他告诉澎湃新闻,他和母亲张桂芳一起在吉林省辽源市从事化肥业务,年收入至少100万元。

2013年5月左右,一些亲戚找到了雪梨的母亲,希望她能办理一张农业银行卡,帮助刘完成存款任务。

李政说,起初他母亲没有答应,因为银行账户太多。在对方的反复劝说下,2013年6月,张桂芳答应对方以儿子李政的学名办理农业银行储蓄卡。6月24日,李政在这张储蓄卡上存了140万元。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他先后存入了1000多万元。

根据李程雪提供的银行记录,从2013年6月至2015年10月,他在上述中国农业银行储蓄卡中存入人民币1380万元,共32次。根据李政的理论,他和他的母亲做生意,拥有大量的资本。他会偶尔把剩余利息存入银行。“刘先生在办理卡时告诉我,卡是一次性存入的,存款期限为三年。利率相对较高,但不能提前收回或报告损失。”

李政说,在他第一次存入140万元的几天后,他又存了几笔钱。一天,刘先生在存钱的时候邀请他去办公室收集礼物。李郑雪记得刘谋给了他一袋大米,并建议他把银行卡交给她保管。她说她会帮我把卡存入银行保险箱,三年后存款到期时还给我,这样更安全。

“我不认为我能得到这笔钱或报告三年的损失。刘是由亲戚介绍的,他不知道密码。把我的银行卡放在银行肯定比自己拿走更安全,所以我把它给了她。”李政说,在接下来的两年里,他一直使用自己的银行卡号码通过汇款的方式将钱存入自己的卡中,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直到2015年10月,雪梨才突然听到谣言说刘谋在犯罪后逃到了外面的世界。然后他有点惊慌失措。当他到达银行时,他发现他卡里几乎所有的钱都被拿走了。

李政说,事件发生时,妻子怀孕了,大量的钱不见了。如果这家人被闪电击中,他们会去银行,希望对方能承担赔偿责任,找出钱去了哪里。“起初,银行也不敢相信我们自己拿走了它。经过调查,他们发现此事与刘谋有关,但他们认为这是刘谋的个人行为,与银行无关。”

索赔被驳回后,李郑雪于2016年初向辽源中级人民法院起诉中国农业银行辽源支行,要求该行赔偿其全部损失。他没有想到在接下来的三年或更长时间里,诉讼成为全家人的例行公事,他们也没有等到父亲去世后才期待得到预期的结果。在

李政薛银行卡的交易明细中,大部分资金通过电话银行转账。

对农业银行的诉讼两次被驳回

1000多万元巨额存款消失后,雪梨对农业银行的诉讼并不顺利。

2017年5月7日,辽源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李郑雪于2013年6月23日在农业银行辽源支行办理了一张银行卡。李郑雪与农业银行辽源支行签订储蓄合同,形成合法的储蓄合同关系。银行有义务确保存款人的存款安全,存款人有义务保管银行卡,不披露相关信息和密码。雪梨声称

此外,辽源中级人民法院还指出,虽然刘是中国农业银行的工作人员,但由于中国农业银行不为储户保留银行卡,因此不能认定刘为雪梨保留的银行卡就是为雪梨保留的银行卡。李郑雪知道他的银行卡里有很多钱,但他还是把银行卡给了刘。虽然雪梨说他没有告诉刘的密码,但从银行卡的交易渠道来看,大部分资金都是通过自动取款机、POS机、自动自助终端和ZZDH转账电话进行交易的。上述业务在交易过程中需要输入正确的银行卡密码。如果雪梨不向他人透露密码,上述交易将无法完成。

辽源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李某的银行卡转让给刘某是他和刘某之间的交易,与银行无关。李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他的损失是由农业银行辽源支行的违法行为或违约行为造成的。即使李的存款是由刘转移的,转移与刘在银行的地位无关,也不属于官方行为,所以银行对李的存款损失不承担责任。在此基础上,辽源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雪梨的诉讼。

值得注意的是,在案件审理过程中,中国农业银行辽源支行曾经提出,李郑雪长期将自己的大额储蓄卡交给一个陌生人,两年多都不予理会,这是违背常理的。此外,刘涉嫌集资诈骗,这并不排除李和他的亲属参与或协助刘进行集资诈骗和恶意起诉银行。农业银行辽源支行还向法院提交了辽源市公安局关于财产查询的五份协助通知书,证明李开复的银行卡与刘开复的集资诈骗案有多重关联,并且该卡与刘开复的集资诈骗终卡有多重资金交易。

一审判决后,雪梨不服,向吉林省高级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并判决农业银行辽源支行赔偿其全部人身损失。吉林高等法院于2017年9月26日做出裁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最终判决下达后,雪梨的诉讼之路并没有结束。在随后的两年里,他向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提出上诉,但均被驳回。李政说,在上诉期间,他还收集了新的证据和信息,从而发现了一些新的问题。

合同信息显示,雪梨只在开借记卡时才开借记卡业务。

涉案副省长因非法集资而受到处罚。

李政说他把自己的银行卡交给刘谋保管,因为他信任自己分行的副行长一职。他无法理解的是,此前法院确认的事实和他获得的最新相关证据显示,他银行卡中的大部分存款都是通过电话银行(ZZDH)转账的,但他在开卡时并没有开业。"如果这些调动与刘的官方行为无关,那是不可能的."

根据雪梨提供的农业银行辽源支行转来的个人客户协会合同信息,2013年6月23日他的银行卡开通时,只有借记卡服务开通。这张银行卡于2015年1月19日开通了个人信息服务。合同信息没有显示他开通了电话银行服务。

奇怪的是,在雪梨银行卡交易明细列表中,通过电话银行转账提取的金额为1581万元。“我自己只存了1380万元,这与法院的确认是一致的。然而,交易清单显示,事故发生前,除我之外的其他人在20多次交易中,在我的卡上存入了200多万元人民币,这笔钱后来被转移了。”

雪梨怀疑刘拿走了他的银行卡,并用它作为转账账户进行集资诈骗。为了查明原因,他找到了刘的刑事判决,该判决显示,2005年至2015年,刘以每月向贷款人支付2%-3%的利息并在一定期限内偿还本息为借口,从35名受害者处骗取了5415.9万元。截至案发时,尚未归还人民币2833.5万元

“我本来打算在银行起诉刘谋,但当事件发生时,他还逍遥法外,现在他被判入狱。我只能找到银行。”根据雪梨的说法,从现有的证据来看,在刘拿走银行卡后,银行卡在没有开设电话银行的情况下,通过这个渠道逐渐转移了1500多万元。这与他以前的情况不同。不能说银行不负责。

雪梨银行卡电话银行何时开业,开业程序是否符合银行相关管理规定?12月13日,澎湃新闻向农业银行辽源支行证实了上述问题,但截至发布时仍未回复。

李程雪的律师胡睿告诉澎湃新闻,不管李程雪是否有错将银行卡交给刘谋保管,“涉案银行在持卡人本人没有开通手机银行业务的前提下,通过该渠道转移了大量资金。银行应该受到责备。我们已经以新的原因和价值重新起诉了该案件,目前该案件正在提交审查。”

来源:澎湃新闻(身份证:报纸)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http://ios.xinmiaoxinwe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