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书贤:规范深海资源勘探开发 维护全人类共同利益

国内新闻 浏览(1577)

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十九次会议于26日通过《深海海底区域资源勘探开发法》。这条法律的意义是什么?为深海海底区域的资源勘探和开发做了哪些规定?新华社记者采访了国家海洋局副局长孙书贤。

记者:为什么中国制造《深海法》?

孙书贤:《深海法》(简称《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于1982年通过,1994年生效,将国际海底区域及其资源定义为人类的共同遗产。任何国家都不应对国际海底区域及其资源主张或行使主权或主权权利。国际海底管理局应该代表全人类行使主权。根据《公约》,缔约国有责任制定相关法律制度,确保其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根据《公约》在国际海底区域开展资源勘探和开发活动。深海立法不仅是履行《公约》缔约方责任的要求,也反映了负责任大国的责任。

多年来,中国积极参与国际海底活动,组织了40多次海洋考察航行,先后申请和获得多金属结核、多金属硫化物和富钴结壳等资源勘探合同区,开发了以“蛟龙”载人潜水器、“海龙”无人缆控潜水器和“乾隆”系列无人无缆潜水器为代表的深海勘探技术和设备,在了解深海、和平利用深海资源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作为参与深海活动的主要国家之一,深海立法有利于合理控制中国深海海底区域的资源勘探开发活动,促进其科学、合理、安全、有序的发展。全面履行勘探合同,加强深海海底环境保护,促进深海海底资源的可持续利用,维护全人类的共同利益,有利于规范我国深海海底资源勘探开发承包商。

同时,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深海科技研究水平和深海资源勘探开发能力建设仍有很大差距。立法有利于资源整合,避免重复建设,从而促进我国深海科技发展,增强深海资源勘探开发能力,促进我国深海事业健康发展。

记者:世界深海活动和立法的现状如何?

孙书贤:20世纪50年代,人类开始关注深海海底多金属结核的经济潜力。从1950年代末开始,一些西方跨国公司开始关注多金属结核近海勘探活动的商业利益;到1970年代末,具有商业发展前景的第一代多金属结核矿区已基本确定,并进行了试采。此后,由于国际金属市场,跨国公司减缓了在国际海底区域的活动步伐,主要由政府实体资助的活动逐渐取代了跨国公司的活动。与此同时,西方发达国家利用其技术和财政优势,对富钴结壳和其他深海海底资源的勘探和开发进行了大量投资。21世纪,多金属硫化物和富钴结壳资源已成为国际海底采矿领域的应用热点。近年来,天然气水合物和深海稀土资源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新焦点。

迄今为止,国际海底管理局共批准了中国、法国、日本、俄罗斯、英国、德国、韩国、印度和其他国家的27项勘探申请,包括17个多金属结核、6个多金属硫化物和4个富钴结壳。迄今为止,14个国家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捷克共和国、库克群岛、斐济、汤加、新加坡、比利时等。完成了专门针对深海资源勘探和开发的国内立法。

记者:《公约》有什么意义?

孙书贤:《深海法》是第一部规范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活动的法律

同时,作为中国公民、法人或其他组织从事深海海底资源勘探开发的基本行为准则,《深海法》的推出也将全面推进依法行政和法治海洋建设进程,对完善我国海洋法律体系、提高海洋法律水平、增强公众海洋法律意识、促进我国海洋产业整体健康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记者:在深海海底地区从事资源勘探开发需要满足什么样的条件?

孙书贤:《深海法》规定,我国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在从事深海海底资源勘探开发时,必须事先向国务院海洋主管部门提出申请,并按照法律法规提交相关申请材料。国务院海洋行政主管部门应当对申请人依法提交的材料进行审查。对不损害国家利益,符合法律规定条件的申请人,国务院海洋主管部门应当依法给予许可,并出具相关文件。

根据《公约》的规定,国际海底管理局是负责深海海底区域资源勘探和开发的国际组织。我国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在获得国务院海洋主管部门的许可后,必须按照《深海法》号文件和《国际海底管理局条例》的规定和要求,向国际海底管理局提交勘探开发申请,获得批准,签订勘探开发合同,成为承包者,方可从事勘探开发活动。

记者:作为深海资源勘探和开发的承包商,有什么权利和义务?

孙书贤:在合同期间,承包者应依法获得深海海底区域合同区特定资源的专属勘探和开发权。国家保护承包人的合法权益。承包商的这一专属权利不仅受到中国法律的保护,也受到国际法的承认和保护。

承包者应承诺认真执行勘探和开发合同,并真诚遵守和履行合同规定的所有义务;遵守国家安全生产和劳动保护的法律法规;承担采取措施有效保护海洋环境的义务;承担保护作业区文物和铺路材料的义务。承包者还应当定期向国务院海洋主管部门报告与履行勘探开发合同有关的事项,并接受国务院海洋主管部门的监督检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