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首现见义勇为者家属状告政府

国内新闻 浏览(635)

勇敢受伤的“农民李射森”因抢救致残后,新兴县政府为他筹集了99万元,这笔钱仍然不够医疗费用”李佳向新兴县政府申请一次性抚恤金或安置,但失败了,他于2012年6月将此案提交法院

广东首现见义勇为者家属状告政府。李射森因营救而成了一种蔬菜,至今没有好转。巨额医疗费用使他的家庭陷入困境。

南方农村新闻记者王郑伟和记者杨铭威

8月12日凌晨,李帕森从家乡怀集县大港镇坦珠村赶到肇庆市,对新兴县政府做出判决。他疲惫的眼睛似乎看到了希望,即法院将命令新兴县政府在60天内回复他的申请。

自2014年底以来,利普森多次向新兴县政府提交书面申请,要求政府为其兄弟利普森的后续治疗发放养老金。然而,新兴县政府表示没有收到申请,也没有回复。上个月,李和其他人对新兴县政府提起诉讼,要求其向李射森支付一次性养老金。这也是广东首例见义勇为者家属起诉政府的案件。

沼气池救两个中毒的兄弟

2012年6月1日上午,31岁的李射森和他的三弟李从森在新兴县六祖镇的一个建筑工地工作。突然,这两个人听到不远处的村民在呼救,于是他们跑过去,毫不犹豫地跳进沼气池救人。结果,两人都中毒并失去知觉。住院一个多月后,李从森出院了,但即将结婚的李射森再也没有醒来,像以前一样离开了县和省的许多医院。2012年8月23日,新兴县人民政府向李射森和李从森颁发了“见义勇为”荣誉证书。

2013年3月28日和4月25日,《南方农村日报》不断报道此事。此后,许多媒体报道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肇庆、云浮、省有关部门和社会筹集的资金已超过100万元。然而,李射森仍躺在广州三九脑科医院,没有任何好转。两个哥哥和一个嫂子轮流在医院值班,完全放弃了他们的工作,从而搞垮了一个家庭。

2013年,政府提供了法律援助。李氏兄弟向废水池的所有者、获救者和其他人索赔。新兴和云浮的司法案件经历了第一次和第二次审判。法院都裁定李氏兄弟获得超过20万元的赔偿,但他们至今没有收到任何钱。2014年6月,李射森一家向新兴县人民法院申请对被告实施强制执行和司法羁押。在法院给予15,000次司法救济后,就没有了下文。

政府颁发荣誉证书给予救济。

2014年6月5日,李帕森通过专门负责协调镇政府事务的党委委员陈蔡妍来到新兴县六祖镇政府,要求新兴县人民政府为李帕森的后续治疗提供一次性见义勇为抚恤金,或将李帕森安置在公益机构等机构。

2014年12月19日,利普森分别向新兴县人民政府和新兴县六祖镇政府发送《申请书》。获奖者分别是新兴县和六祖镇的负责人。今年5月12日,李波森向云浮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指控新兴县人民政府不履行法定职责。

7月9日,作为广东首例见义勇为者起诉政府的案件,云浮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原告认为新兴县政府确实组织了相关部门救治李射森,为他募集捐款并颁发荣誉证书。然而,在李射森成为一名蔬菜种植者后,政府并没有完全履行对他重新安置的责任,应该给他一次性的救济基金和对他重新安置的奖励。

被告新兴县人民政府答复称,经查阅相关文件,未收到原告提交的申请。此外,在原告因抢救o

在庭审过程中,原告可以根据《《申请书》年县级以上人民政府令》第十六条、第十七条的规定,对确认的见义勇为人员给予下列表彰或者奖励: (二)奖金的发放;(三)见义勇为人员的伤亡,除享受国家和省规定的相应养老补贴待遇外,还应当经省人民政府见义勇为评估委员会确认。省人民政府发给一次性抚恤金: (二)对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发给80万元抚恤金第十九条因见义勇为行为造成人身伤害的,公安机关应当通知见义勇为专项基金管理部门垫付治疗期间的医疗费、护理费等合理治疗费用。如果一个人是残疾人,他应该支付残疾人生活补助,并要求新兴县人民政府给李射森一次性见义勇为抚恤金。

被告新兴县人民政府答复称,原告引用《广东省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和保障条例》相关规定要求被告按时发放见义勇为养老基金不合适。《广东省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和保障条例》于2013年1月1日实施。原告的“见义勇为”行为发生在2012年6月1日,在《条例》实施前,因此《条例》的有关规定不适用。此外,条例中规定的奖励属于省政府,不由地方政府支付。此外,省“见义勇为基金”对原告为救他人牺牲自己的英雄行为给予原告13万元、云浮市公安局10万元和新兴县人民政府2万元的奖励。综上所述,被告已经履行了法定职责,要求法院依法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审判结束后,法院认定,根据《广东省见义勇为人员奖励和保障条例》,新兴县人民政府有法律义务对李射森一家提出的申请作出答复。判决如下:1 .被告新兴县人民政府应当自收到判决书之日起60日内,对原告李射森于2014年12月19日提出的申请作出答复。第二,原告李射森的其他主张被驳回。

'三年多来,我哥哥一直躺在医院里。“每天数百笔医疗费用太高,家庭负担不起,”利普森说他的家人不得不轮流陪他,所以他不能工作,他的家庭收入也没有了。李射森的治疗已经动用了100万元的慈善资金,诉讼中获得的赔偿金尚未支付。我们真的别无选择,只能求助于政府。华南理工大学的教师云帚说,就李射森而言,救援系统并没有完全失灵。政府和社会都承认他的行为,并给予了他很大的宽慰。但问题是,营救任务完成了吗?当然不是!李射森需要帮助,政府和社会有责任和义务帮助他。

牛肉爱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