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大班额:小学一班150人后排学生站着听讲

国际新闻 浏览(909)

一些小学一个班最多有150名学生,33,354人,主要是一些城市中小学的大班现象,一个班有70到80名学生。老师需要在课堂上使用小型扬声器,后排的学生站着听,三到四个学生使用一张桌子。……最近,《新华视点》记者采访发现,随着越来越多的农村儿童进城上学,许多城市中小学都规定班级规模超过50人和45人,学校大班人数最多可达150人。大班和大班的教育质量令人担忧。

一所学校最大的班级里有150名学生,后排的学生正站着听老师讲课。

记者最近在山东省菏泽市牡丹江实验小学看到,一个教室里有87张课桌被塞进教室,两条走道被挤成两个“缝”。因为没有地方给他们,也有两个孩子坐在靠近黑板的平台的两边。"我经常担心万一发生紧急情况,孩子们甚至不能跑。"一位老师说。该校校长王振忠告诉记者,该校有5000多名学生,平均每班近80人。

根据国家《城市普通中小学校校舍建设标准》和教育部《关于“十二五”期间加强学校基本建设规划的意见》的规定,城市中小学的班级规模应分别控制在50人和45人。超过这个规模的通常被称为“大班级规模”和“超级班级规模”。

王振忠说:“五年前,学校周围都是五六层的建筑,现在有十几二十栋高层建筑。学区的人口从40,000人增加到100,000人。学校只能把学生“塞进”现有班级,班级规模越来越大。

2015年底教育部网站发布的《义务教育第三方评估情况》显示,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部分地方城镇教育资源紧张,农村教育资源闲置。中西部地区县乡大班问题突出。

根据2015年山东省的一项调查,该省普通中小学大班的比例超过了40%。超过66人的大班占10%。在一次会议上,山东省负责教育的领导悲伤地说,70到80人的班还能称为“班”吗?根据安徽省教育厅2015年的数据,经过深入调查,9%的初中班级和4%的小学班级分别超过50个和46个。

杨东平,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的成员和21世纪教育研究所的主席,说在一些地方大班的数量令人震惊。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2015年5月在河南开展的一项调查发现,信阳市息县一所小学最大班级规模为150人,最小班级规模超过70人。周口市商水县的一所中学平均每班人数超过100人。在一些超大班级,后排的学生只能站着听。三四个学生共用一张桌子是很常见的。学生只能用一只胳膊肘在桌子上写字。

大班制导致每个学生教育资源的短缺,一些学生成为“边缘人”

安徽省教育厅相关负责人最近表示,大班制不是一个班里有多少孩子的问题,而是直接关系到义务教育的质量。

美国着名教育家格拉斯和史密斯认为班级规模与学生的学业成绩和情感发展密切相关。班级越小,效果越好。一些研究表明,当班级规模超过一定的临界值时,学生学习的有效性会大大降低甚至丧失。

王月是安徽省潜山县梅城中心小学的学生。她的班有70多名同学。因为学生太多,他们经常没有机会在课堂上提问或回答问题。王月的父亲告诉记者,大班在学校很常见,学校面积不大,孩子们的活动场所太小,没有锻炼的地方,也有安全隐患。山东枣庄第十五中学的老师吴杰(音译)说,学校的教育理念是

根据《山东省普通初级中学基本办学条件标准(试 行)》,初中生的平均建筑面积不低于8.67平方米,体育活动的平均建筑面积不低于6.75平方米。然而,目前山东省城镇学校建筑面积与标准学生建筑面积相差2.1平方米,体育场地面积与标准学生建筑面积相差3平方米。

此外,大班上课甚至会对孩子的心理健康产生不良影响。对河北省三所小学的问卷调查显示,大班学生中有9.8%处于低焦虑状态,3%处于高焦虑状态。

在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城市化已经达到74%。许多文件,如需要建立新的学校和增加教师

《山东省普通初级中学基本办学条件标准(试行)》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等。都明确要求遏制额外班级规模的现象。

山东省教育厅副厅长张志勇说,大班级规模在城市的出现表明中国的教育资源分配策略已经有一段时间不适应城市化的趋势。如果我们现在不注意优化布局,我们将来会后悔的。

张志勇说,目前城镇教育资源短缺已经成为一个主要矛盾,必须大力建设新学校,增加教师数量。然而,目前一些地方每年只有几百亩土地。地方政府更喜欢把它用于招商引资项目,所以他们很难下定决心把它用于学校建设。在严格控制新增编制、防止财政支持人员减少的严格约束下,城镇新建学校教师配置也面临诸多困难。

山东省政府于2015年9月发布《国务院关于深入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意见》,明确了解决城市中小学大班问题的时间表和路线图。根据计划,山东将在2017年底前全面解决大班问题。建设中小学2963所,新增班级5.5万个,学位253万个,新增教职工11万人,投资1220亿元。

杨东平说目前中国的城市化率约为56%,而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城市化率达到74%。农村学校发展滞后,无法留住教师和学生。长期以来,城乡教育发展不平衡是城市学校班级规模大的根本原因。要遏制城市学校班级规模过大,必须树立城乡教育统筹发展的新思路,促进城乡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如果家里的学校不比城里的教育差,谁愿意花更多的钱去城里上学?”他说。

(新华楼陈、陈尚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