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山坡”奔向“金银窝” 十八洞飞出欢乐歌

国际新闻 浏览(913)

新华社记者丁喜国、张语、高文成

苗族鼓拍手,民歌高唱,舞跳得开心……

不久前,在湘西花垣县偏远山区的苗族村寨第十八洞举行了一场热闹的歌舞晚会,欢送难忘的一天。

2013年11月3日,习近平总书记来到这个贫困村看望村民,与他们讨论脱贫致富、走向小康社会的战略。他首次提出了“精确扶贫”战略。五年过去了,第十八洞成功地摘掉了一个贫困村庄的帽子,成为一个小康示范村。人均纯收入从2013年的1668元增加到去年底的元。

回荡在高山上的歌谣歌唱十八个洞穴的新生活。

“水、电、路给每一个家庭带来新的生活”

十八洞位于武陵山腹地,一个极度贫困的山区。它因风景如画的水和山而被誉为“小张家界”。然而,由于山的屏障,交通缓慢,人民生活困难。

"苗族家庭住在一个高山坡上,有许多八毛石头。公路上没有水电,所以你手里拿着一个金碗也没办法。”

村民杨正邦对家乡的记忆是孤立而贫穷的。十多年前,汽车无法进入这个村庄。因为交通非常不方便,18洞风景优美,18洞充满力量。

杨正邦今年才40岁,在沈阳和宁波工作了16年,直到2014年初才回到家乡。

从那时起,第18个洞穴每天都在变化:道路已经开放,电力已经供应,水已经供应,破旧的建筑已经翻新,地面已经铺好,垃圾站已经建成.杨正邦特别遗憾的是,通村路已经从狭窄的道路变成土坯路和车辆的单行道,现在已经拓宽为双向路。

远山连接着世界,18个洞的“可怜的根”被拔掉了。

越来越多的客人来村子里游玩。当这个小村庄变得活跃时,村里做了更多的工作。杨正邦从早到晚在街上忙着指挥交通和打扫卫生。这个国庆节,他开放了村子的第11个农舍。11月3日,在第18洞举行了一场晚会。杨正邦的农舍一天接待了100多名客人。

杨正邦,那个时候的一个贫困家庭,去年买了一台冰箱,一台大平板彩电和一辆私家车。现在,他经常开私家车去山里买东西。虽然道路起伏不定,在山里弯曲,但道路平坦宽敞,没有路,很难走。

第十八洞唱的民歌从此欢快起来:“苗族人住在金银巢里,这里有许多自然资源。水、电和上网将使家庭过上新生活。”

“精确扶贫试点,家庭脱贫致富”

“如果你想吃米饭,除非你病了,有洋娃娃,你必须吃红薯,土豆,玉米和玉米。”

在这18个洞穴里,人均耕地只有8个百分点以上。棕榈树大小的土地散布在山顶、山坡和山谷上。

十八个穴居人世代生活在这里。

土地是农民的生命线。第18洞仍然牢牢抓住这个基础,摆脱贫困,变得富有。不同的是,陆地上的“文章”和以前不一样了。

去年底,十八洞的每个穷人都从猕猴桃基地获得了1000元的收入。这笔钱不是用汗水换来的,而是从他们的股份中“诞生”出来的。

由于土地情况不适合大规模产业,石坝洞在2014年集中政策扶持资金作为股本,并与一家领先的农业企业合作,将1000多亩土地转让到20多公里外,建立猕猴桃种植基地。去年,猕猴桃开始分红。今年的产量大幅增加,效益更好,股息预计将翻倍。他们的目标是在进入高峰期后获得人均5000元的年度股息。

1000多亩的“飞地”比现有的18孔土地面积大,收入也高得多。村子里分散的小块土地

“如果你想迅速摆脱贫困,全村人同心协力”

”金鸡张开嘴,凤凰也张开声音。如果你想迅速摆脱贫困,全村人都是同心协力。”

十八洞是13年前由飞虫和竹子两个村庄合并而成的一个新村庄。村庄是团结的,但是人民的心是不团结的。原来的飞虫村靠近国道。它可以为原来的竹村修建道路和电力,而不能绕过飞虫的土地。为了建设旅游设施,人们不得不占用土地。当时,村集体没有收入,也不能给予任何补偿。因此,群众有不少问题。好不容易启动的项目,还被村民封锁,被迫停工,屡见不鲜。

穷人,目光短浅,容易得“佝偻病”。有些人希望政府能为他们提供食物、衣服、住房和交通。花垣县委任命的扶贫小组进入第十八洞后不久,就把破除村民“依靠他人”的思想,激发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作为首要工作目标。

团队有办法。举办篮球比赛、苗族歌曲、秋季节日和艺术晚会,将原来两个村庄的四个寨子的心聚集在一起。组织留守妇女,在苗绣建立专业合作社,组织青年民兵突击队,承担紧急风险任务,这两个小组成为开展工作的好帮手;16岁以上的村民每年都会在他们对公共福利、守法、个人道德、家庭美德、社会道德和职业道德的支持方面获得一次量化评分,并公布在公众面前,以使排名最低的人“红着脸,汗流浃背”。在村“两委”过渡的帮助下,选最好的,加强党支部和村委会给群众一个值得信赖的领导。

不知不觉中,这个18洞的男人的脑袋充满了能量。在过去的五年里,村民们自愿工作了3000多万人,并建造了许多公共项目。

村民龙贤兰是个孤儿。他喜欢喝酒、打架和制造麻烦。四年前,他闯入一个由副省长主持的论坛乞讨食物。扶贫小组的负责人把他当作兄弟一样对待,温暖他,帮助他,影响他,这样他就可以重新点燃生活的希望,摆脱贫困,并“从名单上除名”。现在,龙贤兰以自己和妻子的名义为自己的蜂蜜注册了商标,并成立了养蜂合作社,联系了118名养蜂人,规模扩大到1000多个案例。龙贤兰成了当地鲜为人知的“老板”。

新修订的《十八洞村条例》有这样一篇新的文章:“雨和阳光,滋润我的家乡,饮水,想到源头,自力更生……”

责任编辑:王伟